火影忍者木叶战记游戏攻略富权:宋楚瑜为亲民党存亡将会最后一搏

105564127

宋楚瑜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0月9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久未露面的宋楚瑜,藉着南方澳大桥崩塌之机,在脸书发表题为《放下党派之私,协助解决问题》的谈话,并提出四点救灾建议,作为“亮相”前的“暖场音乐”,为定于今日举行的记者会做好铺垫。据台湾媒体报道,宋楚瑜今日记者会虽然谈的议题是消防人员的安全,但却是抢在后天籍着出席“庆典”的正式重返政坛的序幕。随后,亲民党将召开决策委员会议,讨论“总统”和“立委”大选的布局。目前党内初步规划,“区域“立委”将提出六至十席,分别在台北、新北、台中及高雄等地。至于“总统”门票,目前橘营内部由宋楚瑜亲自出征的声浪依然很高。因为橘营内部考量,在亲民党“立委”的选情受到台湾民众党等的威胁排挤之下,倘是没有“母鸡”加持,可能会全军覆没,亲民党就将有“关门”的危险。因此,情势迫得宋楚瑜不得不再次参选“总统”,以对亲民党的“立委”参选人发挥“母鸡带小鸡”的作用。

按照《“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规定,在上次“立委”选举中政党票跨过百分之五“门槛”的亲民党,拥有在今次“总统”大选中直接提名参选人的权利。亲民党手中的这张“门票”,是否使用?如何使用?一直纠缠着宋楚瑜。

在初时,已经七十七岁的宋楚瑜是倾向于不选的。因为他已经四次参选“总统”(其中一次是“副总统”),还有一次参选台北市长,均告败选,其中二零一二年的“总统”大选,得票仅为三十六万九千五百八十八票,仅为其呈交给台北市选委会的四十四万五千八百六十四张合格连署书的百分之八十二,得票率也仅为百分之二点七七;二零零六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宋楚瑜也仅获五万三千二百八十一票,得票率仅得百分之四点一四,令他在选后随即召开记者会,宣布从此退出政坛。如果再选,可能会让曾经在台湾省长选举中所向披靡的宋楚瑜,脸上无光。

但是,亲民党手中的这张“门票”如果不用,就将无人发挥“母鸡带小鸡”的作用,带领亲民党“立委”参选人的选情,亲民党可能就会泡沫化。而且很现实的是,按照规定,政党票倘跨过百分之三的第一道“门槛”,可获分配政党选举补助金,在四年的“立法院”届期内,每年每票五十元。实际上,二零一六年亲民党的政党票是七十九万四千八百三十八票(得票率百分之六点五二),每年可领三千九百七十四万多元,可供作党的党务活动经费;而且由于也跨过百分之五的第二道“门槛”,获得分配三席“不分区“立委”,虽然在“区域“立委”和“原住民“立委”中没有斩获,但也已可成立党团,参加政党协商,成为“立法院”中的“关键少数”,而亲民党也能保持“大党”的政治地位。但亲民党倘放弃使用“总统”大选的“门票”,就将无法带动“立委”的选情,上述两项“政治福利”都将会化为乌有。

既然宋楚瑜有意不选,就必须将这张“门票”让渡他人,并由此人对亲民党的“立委”参选人担当“母鸡”的角色。据说,宋楚瑜最初是有意支持柯文哲参选“总统”并使用这张“门票”的,还曾为此而与柯文哲达成后者不组党的默契。但后来柯文哲错误判断形势,尤其是拿不准郭台铭的心思,贸然成立台湾民众党,威胁亲民党的“立委”选情尤其是政党票,这让宋楚瑜对柯文哲颇为失望,而且也因为柯文哲毁诺在先,宋楚瑜也就不会兑现当初的默契,将这张“门票”送给柯文哲了。

但政坛上仍然有柯文哲希望能得到这张“门票”之说,看来是“表错七日情”。一方面,柯文哲已经失去宋楚瑜的信任,不可能会得到这张“门票”,而且在现实上,柯文哲即使是落场参选,也难以取胜,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另一方面,柯文哲也志不在今届“总统”大选,在他的规划中,今届是专攻“立委”,争取成为“大党”领袖,并在“立法院”中发挥“关键少数”作用,为他搭建卸任台北市长后的政治舞台,积累政治资本参加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大选。

那么,郭台铭又如何?更不可能。因为在蔡英文具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民意支持度,韩国瑜的基本盘也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情况下,自己再努力也不可能胜选。反而会造成假象,韩国瑜的落选是因他强要参选,而落得个身败名裂的结局。反而做一个“冷眼旁观者”,由韩国瑜自己扛起败选的责任,自己可以撇得一乾二净。

实际上,郭台铭最后决定弃选,原因固然不少,而上述的顾忌就是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既然连可以“扛自己名牌”参选,却都急流勇退放弃了,又何必寄人篱下,以他人的名义参加当选机会渺茫的选战?

王金平又是另一种形态。按道理宋楚瑜可能会对王金平抱有“同病相怜”的心理,因为两人都受到国民党传统派尤其是马英九的“欺负”。但是,亲民党已经定下目标,在“总统”大选中必须保持四年前宋楚瑜一百五十七万票的战绩,才能让亲民党免却“关门”威胁。而以王金平的实力,能否为亲民党拿到一百五十七万张选票?不无疑问。当然,让王金平当宋楚瑜的副手,也是一个适当的安排,但坚持“参选到底”,“选票上一定会有名字”的王金平,却又固执地宣布“不做副的”。因而亲民党与王金平的合作,必定破局。

但如亲民党放弃使用这张“门票”,后果将会很严重。二零零八年的“总统”大选和“立委”选举是分开并相隔两个月进行,宋楚瑜一方面因为与国民党主席吴伯雄达成国亲合作的共识,没有参选“总统”,并出任马英九“总统”竞选总部的荣誉主委,而忽略了对亲民党“立委”选情的经营;另一方面当时主要是国亲联盟共同推出“立委”参选人,但胜选的都是国民党人,亲民党提名的全部落选,导致第七届“立法院”竟然没有亲民党的“立委”。而到了二零一二年宋楚瑜要以参选“总统”的方式带动亲民党“立委”的选情时,只得透过征集连署书的方式参选。这个教训,实在是太大了。

因此,宋楚瑜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披挂参选。然而,宋楚瑜自己今次就一定能拿下一百五十七万票吗?并不乐观。四年前他能够“大跃进”,从三十六万票跃升为一百五十七万票,有多个原因,其一是马英九失政,及受“太阳花学运”影响,不少既不满国民党,也不愿投票给蔡英文的选民,要不是“含泪不投票”,要不就是不愿浪费手中的选票转而投给宋楚瑜;其二是与民国党主席徐欣莹与宋楚瑜合作,担任其“副总统”参选人搭档,而她的背后有妙天禅师的支持,但现在妙天禅师已经支持韩国瑜,在台北市凯道举行的韩国瑜第一场大型造势活动,就是妙天禅师出钱出力,因而宋楚瑜也将流失这部分选票。

看来,已经七十七岁的宋楚瑜,可能是最后“一搏”了。如果再找不到适当的接班人,亲民党就将要关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